曲靖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墨海】雁翔湖传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5:37:37 编辑:笔名
摘要:雁翔湖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地区的一个风景绝佳的去处,它的由来和一对相爱的青年男女的经历有关,故事发生在清朝乾隆年间……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地区,有个风景绝佳的去处,名叫雁翔湖。从卫星云图上看,雁翔湖就像一只展翅飞翔的鸿雁。南湖北湖隔着湖心岛相望,就像鸿雁的一对翅膀,湖心岛大片的芦苇在风中吟唱,如同鸿雁的身子和羽毛。从初春到初冬,大量的飞禽在雁翔湖上空盘旋,尤其是鸿雁给这片土地带来了更多的生机。可是,在清朝以前,这里没有湖,也没有鸿雁落脚。雁翔湖的由来与一对青年男女的爱情有关。
乾隆年间,三家子村里有一个十七八岁的满族小伙子,名叫巴彦。巴彦身材高大,麦色皮肤闪着太阳的光芒,浓眉之下的一双丹凤眼,如猎鹰的眼睛一般锐利。他是马背上的好猎人,是穿冰捕鱼的能手。美中不足,巴彦是个孤儿,无依无靠。
三家子村有个极标致的姑娘,名叫海霍娜。她今年十六岁。脉脉秋水含嗔带笑,袅袅腰身弱柳扶风。她有一副好嗓子,唱起歌来,百鸟飞舞,山花生香。去年夏天,海霍娜在草甸子捡野鸭蛋,鸿雁掠过蓝天,蝴蝶在花间飞舞。她禁不住唱起了情歌:天上的星星千万颗,地上的阿哥多又多。土地老暗地牵红线,他把线头抛小哥……
巴彦骑在马上,看着载歌载舞的海霍娜,心旌摇动。他纵马来到海霍娜身边,和着她的歌打着节拍。海霍娜看着英俊的小伙子,脸上飞起一朵红云,把手上的一束野花抛在地上,跑回村子。巴彦拾起鲜花,在鼻子上嗅了嗅,心都醉了。他发现草地上放着一篮子野鸭蛋。捡起来放在马背上,骑上马一溜烟回到村里。他把野鸭蛋还给海霍娜。四目相对,爱的火花瞬间点燃。从此,在田间,在原野,经常看到巴彦和海霍娜相依相偎的身影。
海霍娜把野鸭蛋进行孵化,结果,孵出了一只鸿雁,她惊喜异常。巴彦对她说:“鸿雁是我们俩爱情的红线。我们要好好抚养它。”他们给小鸿雁饮水,找来碎米和野菜喂养它。鸿雁渐渐羽翼丰满,巴彦和海霍娜经常带着它出去钓鱼捕猎。
三家子,顾名思义,小村子建村时只有三户人家。清朝入主中原,极为重视农业生产。鼓励八旗官兵就地开荒种地。十六世纪初,驻齐齐哈尔的清军在城周围百里内建村耕田。当时,计、孟、富三姓官兵,建立了三家子村。小村依傍着嫩江,坐落在草原。空气清新,四季分明。村民一改以往的游牧生活,在这里过着半农耕的生活。开春种地,秋天收获,农闲的季节,捕鱼打猎,采集野菜野果。
嫩江的冬季,狂风卷积着鹅毛般的雪片,田野上连只麻雀都没有。它们在杨树枝上的巢间缩着脖子闭着眼睛,等待这场大雪过去,好飞出去觅食。风肆虐狂舞,雪尽情飞扬。田间垄沟被积雪覆盖,完全是个银白的世界。雪野上,有两个黑点在晃动,远看,像白玉盘上滚动的两颗黑水晶。黑点越来越近,巴彦和他的猎犬的身形渐渐清晰。雪地捕猎,天寒地冻,却也收获颇丰。巴彦拿出了一把短刀,短刀上冻着厚厚的鸡血。他把刀插在雪地上,他和猎狗伏在树林里,等待狼或狍子出现。
这个冬季,海霍娜在家里喂养鸿雁,给家人和巴彦做棉衣棉鞋。巴彦穿冰捕鱼雪地打猎,经常给海霍娜家送鱼和猎物。
这时的巴彦带着猎狗潜伏在林中,盯着雪地上那把蘸满鸡血的刀。天擦黑的时候,一只狼出来觅食。它很快发现了雪地上的红团。它四处张望了一会儿,又绕着红团转了几圈,没发现异常,大着胆子靠近,然后用舌头舔了一下。鸡血的腥味刺激了它的味蕾,它一下接一下地舔起来。越舔越兴奋,后来它的舌头碰到了刀刃,舌头出血,但它并不觉得疼。血腥味让它迷醉,它分不清自己舔到的是鸡血还是自己的血。最终血尽身亡。巴彦和猎狗走出树林,他在狼的咽喉补了一刀。然后,把狼扛到肩上向海霍娜家走去。
巴彦一步一步向前走,留下一行深深的脚印。他的背后有一双邪恶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春风如剪,嫩江冰块漂浮,柳枝随风摇摆,小草舒活筋骨,鸟儿在空中盘旋。三家子迎来了明媚的春天,也迎来了农忙季节。
一天早晨,鸡叫三遍,太阳还没爬到树梢。村长达春令人敲着破锣呼喊:早饭后都到老榆树底下集合,有紧急任务通知!
早饭后,村民陆续来到老榆树下,三三两两地聚堆儿搭话。达春迈着八字步,眨着三角眼,煞有介事地拿出一张纸:“咳咳,八旗例法规定:男,十八岁披甲,每户三丁抽一,以披甲名额拿钱粮。每月白银二两,年二十四两。”敲锣的阿林卑贱地接过披甲名单宣读。听到最后,海霍娜高声质问:“为什么披甲名单上会有巴彦?”有人开始附和:“对呀,巴彦是孤儿,不用披甲。”“可能还不到十八岁呢!”
达春乜斜着三角眼,拿腔拿调地说:“这是上头定下来的,谁敢违反规定?”
巴彦拉着海霍娜的手,安慰她:“没关系,你在村里等我,等我服役期满,就回来娶你。”
当夕阳洒满原野,巴彦和海霍娜来到嫩江边。他们久久对视,默默无语。海霍娜从衣袋里掏出一个荷包,上面绣着一朵花一只蝶。她把荷包放在巴彦手里:“我就是那朵花,只为你绽放!你一定要像那只蝶,只围绕一朵飞。”巴彦抬手,轻轻抚摸着海霍娜的秀发,一个吻落在她的额头:“天上的星星明亮,比不上你的眼睛;地上的花朵美丽,比不上你的容貌。”海霍娜娇羞得如同一朵红莲,她依偎在巴彦的胸前,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巴彦抱起她,向着天空呼喊:“老天见证,海霍娜是我的,永远是我的!”
远处树林中,达春瞪着小眼睛色眯眯地盯着海霍娜凹凸有致的身子,不觉咽了咽口水。自言自语:“迷死人的小狐狸精,等巴彦走了,让大爷好好疼你!”海霍娜柔情似水的样子让达春血脉喷张,他恨不得马上把海霍娜搂在怀里,狠狠地蹂躏。想想自己不是巴彦的对手,悻悻地转身,回村里找相好的寡妇泻火去了。
巴彦和海霍娜依偎在一起,呆了好久好久。月亮挂上树梢,他们还舍不得分手。远处传来海霍娜的妈妈急切的呼喊。巴彦恋恋不舍地放开海霍娜,解下腰间的一把匕首,递给了心爱的姑娘:“海霍娜,这是我亲自打造的一把匕首。它锋利无比。我不在你身边,就让它伴随着你!”海霍娜接过匕首,放在衣袋里。抬起头,晶莹的泪花在眼眸中闪动。她攀住巴彦的肩膀,红嘟嘟的小嘴够着巴彦的脸颊。巴彦低下头,吻住娇嫩的唇瓣。月亮偷偷地躲到了云层中。
巴彦进了军队,每天进行严格的技能和队列训练。闲下来,他就掏出海霍娜送给自己的荷包,贴在脸上,就像亲近她的芳泽。这天晚饭后,巴彦正在想念海霍娜,就看到远处飞来一只鸿雁。脖子上的红丝带是海霍娜的辮绳。巴彦激动地冲着鸿雁挥动手臂。鸿雁落下来,脚上一个小管,里面有海霍娜的信。海霍娜温情的话语让巴彦心里熨帖,对她的思念像原野上的青草绵绵无尽。
海霍娜在草地上挖野菜,鸿雁在高空飞翔。它带来了巴彦的问候和一只哨子。海霍娜吹着哨子翩翩起舞,鸿雁带着各种水鸟围着她上下翻飞。达春悄无声息地靠近,从后面搂住了海霍娜,他带着酒气的嘴贴在海霍娜粉嫩的脸上,肉呼呼的手爪在她身上乱摸。海霍娜情急之下,一脚踩在达春的脚背上。达春抓住了她的衣袖,使劲一拽,“刺啦”一声,衣衫撕破,一节白嫩的胳膊暴露出来。达春更加把持不住,疯狗一样往海霍娜身上扑。
鸿雁尖利地鸣叫,从高空俯冲下来,用翅膀扇,用喙啄,打得达春鼻青脸肿,屁滚尿流,最终落荒而逃。
达春吃了大亏,恨得牙根痒痒。他天天琢磨怎样躲开鸿雁,得到海霍娜。可是,海霍娜自从草地遇险,出门时一定带着鸿雁,或者和小伙伴一起出门。达春一想到海霍娜花一样的容貌和苗条的身材,就 旺盛。可是一想到草地的惊险遭遇,就像蔫得像霜打的茄子。
狗腿子阿林来了。他知道村长为啥愁眉不展,给村长带来了一条妙计。达春听了阿林的话,小眼睛眯成一条缝,笑得眼角皱纹多了好几条。
初秋,田野丰收在望。村民们摩拳擦掌准备收割。海霍娜家里的庄稼长势喜人,她却愁眉不展。嫩江霜期早,抢秋收是场硬仗。往年有巴彦,收割庄稼一个顶俩。今年怎么办呢?爹娘年纪大了,身子骨都不硬朗,自己抢秋收怎么成?
阿林提着破锣出现在地头:“我代村长传达上级命令。抢收时,每家披甲人员一人暂时回村。齐齐哈尔以北以东都出现暴乱分子,其他披甲人员原地待命,随时准备调到前线平叛。”
三天后,除了巴彦,每家都迎回了一个披甲士兵。
海霍娜站在自家的耕地里,割玉米秸秆。脸上汗如雨下,手上打起血泡。阿林领着几个小伙子出现在地里。他笑嘻嘻地对海霍娜说:“我带来几个壮劳力,帮你抢收。”海霍娜闻听此言,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连连道谢。阿林边干活边和海霍娜聊天:“姑娘家就要守在家里绣花做饭,这田里的活哪里是女人干的?”海霍娜瞅瞅阿林,笑笑:“父母身体不好,我又没有兄弟姐妹。只能自己干。好在乡亲们好心来帮忙。”阿林似乎想起了什么:“巴彦回来就好了。可是他被派到前线,不知是吉是凶,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海霍娜轻轻叹了口气。阿林接着说:“他没给你捎个话回来?”海霍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我都一个多月没有他的消息了。”
阿林叹着气,做出愁苦的样子:“真是愁人。看你现在汗流浃背花容失色的,多让人心疼!”海霍娜低头干活,没有出声。阿林咳嗽一下:“咳咳,我有个兄弟在军营当个小头目,他经常和我提起巴彦。说巴彦那小伙子是块当兵的料,膂力过人,箭法精准。这次上前线有机会立功,就能升职。到那时候,你们见面就容易了。”海霍娜眼里闪着恳求的光:“上前线之前,能不能让你的兄弟安排我们见一面?我有好多话想和他说。”阿林为难地搓了搓手:“不太好办,人多眼杂的……”海霍娜急切地说:“找个僻静的地方,离村子远一点也没关系。”阿林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为了你和巴彦,我好人做到底。这几天我就和兄弟联系,想个万全之策。”
一周后,天刚蒙蒙亮,阿林带着海霍娜出了村子向北走去。海霍娜背着一个包袱,里面是给巴彦做的一双鞋,一身棉衣,还有玉米饼子。鸿雁在前面飞翔盘旋,好像也知道要去见久别的亲人,显得异常欢快。阿林走在海霍娜的前面,不时地回头给她讲解地形地貌。海霍娜对阿林既感激又崇拜。
大约走了五公里,四周看不到村落,一望无际的草原,绿得眼睛都疲劳。海霍娜已经腿软腰酸,站在小路上,一步都不想往前走。阿林停下脚步,翻了翻小眼睛。说:“累了吧?歇一会儿也好。”
海霍娜坐在柔暖的草地上,看着天边的云彩,想着巴彦。阿林从口袋里掏出笛子,吹奏一曲欢快的旋律。跳荡的音符飞上草尖,飞上树梢,飞上蓝天。
突然,一只箭破空而来,射向空中的鸿雁。鸿雁惊飞,翅膀上的羽毛掉落了几根。海霍娜急忙站起来,四处搜寻。一人高的草地静静的。风过处,绿浪翻滚之处又是一排飞箭直奔鸿雁。鸿雁身中数箭,从天空跌落下来。
海霍娜,奔跑过去,抱住了鸿雁,泪如雨下。
达春从草丛中走了出来,望着海霍娜,眼里的欲望之火熊熊燃烧。阿林知趣儿地跑到远处。
“宝贝,这回你可跑不出我的手心儿了!”达春淫笑着靠近,抱住海霍娜的小腰。海霍娜怒火满腔,用力转身,胳膊肘捣在达春的眼睛上。达春“嗷”的一声惨叫,眼睛直冒金星,眼皮立时肿了起来。海霍娜抱着鸿雁往回跑,阿林领着几个大汉拦住了海霍娜的去路。
海霍娜悲从中来,放下鸿雁,从口袋里拿出巴彦留给自己的匕首,架在脖子上。她向远方呼喊:“巴彦,我等不到你回来了,你要替我报仇啊!”
一支箭带着哨音射了过来,海霍娜手里的匕首应声落地。阿林狞笑:“海霍娜,别做无谓的挣扎了,乖乖地和村长成就好事,让我们哥儿几个也早点儿讨杯喜酒喝。”又一支箭飞了过来,贯穿了阿林的脖颈。几个大汉回过头来,只听到草地的风声。达春已经踉跄着跑过来,指着那几个人狠狠地说:“给我搜,抓住他,往死里打!”
达春正比划着,一支箭从草丛飞出,正中他的脑门。几个大汉看看达春和阿林都死了,也无心寻找射箭的人,一溜烟儿向着三家子村跑去。
海霍娜惊喜地叫喊:“巴彦,是你么?”
巴彦从草丛中跑了出来,旁边还跟着一个小伙子。
巴彦说:“我们上前线之前,军队允许回家探亲。我俩一路往回走。就发现达春领着几个人埋伏在这里。我想,达春肯定不干好事,于是就藏在草丛里。结果就看到他领人欺负你这一幕。我当时就想跑出来救你。这位兄弟说,冒失出手胜算不大,我们就瞅准时机动手。”
海霍娜悲喜交集:“可是,我的鸿雁……”
巴彦抱起鸿雁,走到一个高岗。海霍娜用匕首一下一下地挖着泥土。他们把鸿雁埋了起来。
海霍娜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簌簌往下落,巴彦也哭了起来。两个人哭得风云变色大雨瓢泼。
雨一直下了三天三夜,水漫过高岗,漫过草原。三天后,艳阳高悬,两个似断又连的湖泊出现了。那形状像极了展翅高飞的鸿雁。后人给这个地方取名“雁翔湖”。
一年后,沿湖长出了茂密的芦苇。很多水鸟在这里栖息,鸿雁成群结队在这里安家落户。

共 49 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传奇的文字,诉说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故事中的巴彥和海霍娜忠诚于自己的爱情,渡过了许多艰苦的岁月,终于迎来了团聚,迎来了爱情成熟的季节,而他们所养大的鸿雁却永远地离去了。两人将鸿雁埋在了高岗上,两人痛哭起来。两人的哭声化成了漫天的大雨,后来,两个似断又连的湖泊出现了……小说笔墨流畅,情节生动,人物形象鲜明,带着传奇文学的特点,具有较强的可读性。小说歌颂了纯洁的爱情,鞭笞了那些以权势欺压良善的恶人。小说对那只鸿雁的描写也很到位,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篇值得一读的小说,倾情推荐。【编辑:透明秋语】
1 楼 文友: 2016-02-19 15:49:0 感谢赐稿,期待精彩继续! 在这里相逢是我们的缘分!
2 楼 文友: 2016-02-19 15:49: 8 一篇值得一阅的小说,赞了! 在这里相逢是我们的缘分!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2-19 20:46:52 老师辛苦了,谢谢美编。问好!
 楼 文友: 2016-02-19 15:50:0 问候朋友,创作快乐! 在这里相逢是我们的缘分!
4 楼 文友: 2016-02-19 16:01:59 感谢赐稿墨海、放牧心情!
回复4 楼 文友: 2016-02-19 20:47: 7 谢谢老师关注!春安!
5 楼 文友: 2016-02-19 16:04:54 感谢赐稿墨海放牧!期待更多精彩再现,展示你的风采!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回复5 楼 文友: 2016-02-19 20:49:06 像雨春老师学习!
6 楼 文友: 2016-02-19 22:00:52 拜读萝姐美文,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让人感受到谢谢许许多多,太阳送安! 女人不仅要丽质更要励志!
回复6 楼 文友: 2016-0 -05 19:05: 9 谢谢太阳妹妹精美的评论!祝好!幼儿小便黄
小孩眼屎多是什么原因
小孩口臭
便利妥内裤式纸尿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