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晚报秦川实习生赵晓灵报道

发布时间:2019-10-20 16:25:12 编辑:笔名

小型站的逃离,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视频站的洗牌会加剧 东方IC

晚报 秦川 实习生 赵晓灵 报道

在国家队和门户队激烈争相抢食视频蛋糕的同时,一些长期不温不火、陷入尴尬境地的二三线视频站正加速着逃离之路。

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就在百度视频子公司“奇艺”风光公布筹备状况和上市计划的同日,一家小规模的视频站低调发布了拍卖企业股份的信息,以手头持有的视频牌照为筹码,寻求被收购的机会。

“股份起拍金额仅为300万元,且欢迎全资收购。 ”按项目负责人透露的信息来看,该站去意已决,但在拍卖达成前不愿公布企业名称。几位业者推测出可能性最大的是上海本地企业“我友”,但予以求证时,遭到对方的正式否认。

站“卖身”转让视频牌照

在这家神秘站的拍卖信息中,企业概况里赫然写道站“拥有广电总局核发的《信息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现有视频行业大型项目运作”,俨然将视频牌照作为主要卖点吸引参拍者,而对参拍者要求则是“参拍金额300万元起”。

随后拨通了受委托站负责人张先生的,对方声称该企业因缺乏资金而要通过拍卖进行融资。但当被问及股权收购的最高额度时,他却表示可以收购站的全部股份。 “只要填一下意向单,他们会来找你,谈的好的话可以把他们全买断。 ”至于所谓的“拍卖”,张先生表示只是一个提法,实际只需双方联系上之后洽谈业务即可。据了解,信息发布不到一天已经有四五家企业与投资机构前来询问相关情况。

由于受托方对该视频站的名称始终三缄其口,但根据多位业者的推测,可能性最大的是上海的生活社区“我友”。据了解,该站已向广电总局申请获得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信息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但在用户规模和站流量的多项排名中,一直都默默无闻。“我友是私人投资的,后续没有风投进驻。且去年年中时,几位中高层曾在谈话中透露过转型的想法,以及通过出售股权进行融资的经营理念。 ”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但我友CEO刘旭昨天通过员工予以澄清,称目前并无此打算。

另一位知名视频站的高官表示,该企业也有可能是北京的乐互联(kan8kan),但该猜测同样未经证实。

收购后需重走广电审批流程

“就算有企业希望通过控股的方式来获取入行资格,原有的视听许可证也不能立即生效。 ”易观国际分析师唐亦之表示,按照国家广电总局相关规定,拥有视频牌照的企业股份转让后,新的企业需要重走审批流程。

查阅广电总局第56号文件第12条发现,互联视听节目服务单位变更注册资本、股东、股权结构,有重大资产变动或有上市等重大融资行为的,以及业务项目超出《许可证》载明范围的,应按本规定办理审批手续;若未按规定办理,将有由县级以上广播电影电视主管部门予以警告、责令改正,并处以罚款。

据了解,一般企业申请视频牌照流程都很长,而在原牌照失效的空窗期内,站无法再从事相关的业务,极易导致用户的流失。“不过在实际操作中,这个程序并不难走。 ”供职于某视频站法务部门的刘婷女士表示,很多企业在融资后股权结构都会有所变更,只要不是被外资收购,重新审批的过程会比较快。

大腕角逐挤退二三线站

唐亦之表示,这两年视频行业的竞争激烈了许多,虽然广电总局对视听许可证的下发越来越严格,但对于有意要跨入视频行业的企业来说,是否具备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才是横在他们面前最大的一道坎。据了解,类似土豆、优酷这样的大视频站运营成本起码在一个亿以上,即便是一些中等视频站也需要五千多万。

近一年来,除了大佬们还在激烈抗衡外,一些二三线站相继归于沉寂。 2009年曾抱团取暖的mofile和琥珀双双淡出主流用户视野,六间房多次传出资不抵债遭查封的传闻,我乐在关站一月后始终再难冲上一线。“视频行业在不断的进行优胜劣汰,市场在集中。 ”分析人士称,2006年左右全国有两千多家视频行业的站,只有300多家站获得了广电总局颁发的视听许可证,除去广电体系的国家队外,仍能存活下去的不到20家。

业内普遍观点是,小型站的逃离,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洗牌会加剧。 2010年行业将发生大变局,版权、差异化内容、盈利能力成为竞争胜败的决策因素,缺一不可。

.tag-editor {text-align: right;font-size: 12px;color: #717171;}.tag {float: left;}.tag a {margin-right: 10px;color: #0B3B8C;}

汉中治疗阴道炎方法

平顶山好的治性病医院

阳江治疗龟头炎费用

汉中治疗阴道炎费用

平顶山哪家性病医院好

小孩子脾胃虚弱吃什么药
孩子晚饭不消化怎么办
小孩积食吃什么药
薏芽健脾凝胶亚宝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