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洛阳最牛钉子户先有房后有路我不是钉子户

发布时间:2019-10-13 05:47:49 编辑:笔名

  洛阳最牛钉子户:先有房后有路我不是“钉子户”

  一栋三层小楼矗立在新修的道路中间,这样一张照片成就了“洛阳最牛钉子户”。户主刘妙婵反对这种称法:“先有房子后有路,凭啥我是‘钉子户’?”这是又一个关于拆迁的故事。如果追问故事的根源,要“拆迁合不合法”的正义答案还是要足够的赔偿,那个更重要不言而喻。现实如此,若不这样,又能怎样?□东方今报 肖萌/文图先有房子后有路我不是“钉子户”一条新修的马路,被一栋白色三层小楼“拦腰截断”。小楼屋顶插着一面国旗,从高空中俯视,显得特别而孤独。几天前,矗立在洛阳市洛龙区伊洛路上的这幢3层住宅成为热门图片。在这个被称为“洛阳最牛钉子户”的楼房里,住着祖孙三代人。5月19日下午,60岁的刘妙婵坐在门前择菜。她的老伴儿、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白天出去工作了,孙子和孙女在门前的大路上玩耍,一个在踢球,一个抱着家中养的小狗。刘妙婵因此成了自家的“发言人”。她穿着一件碎花薄衬衣,一头花白的短发,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干练。她对着镜头有些不自在,她更喜欢坐在小板凳上和你聊天。当刘妙婵说到身后的三层小楼时,有些激动,语速不自觉地加快,不过,她称自己心情很平静。她不认同“洛阳最牛钉子户”的叫法:“钉子户的意思是赖着不走,讨价还价,事实上现在整个村的拆迁手续都不合法。再说,先有房子后有路,凭啥我是‘钉子户’?”其实,“钉子户”在社会层面已经没有歧视之义。它已经成为中国拆迁故事中那些坚持不拆迁者的代名词。为什么拒绝搬迁穿过刘妙婵家的这条宽阔公路叫伊洛路,是洛阳市重点工程,2014年2月开工,目前主体工程已经基本完工。虽然道路未全面开通,但已有车辆行驶,很多司机开到刘妙婵家的小楼处才发现路是断的,随后掉头绕行。两台挖掘机停在刘妙婵家正门口,预示着这幢小楼随时可能消失的命运。刘妙婵说,她家中要24小时有人看着,她生怕出门回来就再也没了家。2011年,刘妙婵所在的洛龙区关林街道办练庄村,被纳入需要整村拆迁的洛阳市城中村改造项目。当年5月2日,村民集中签订拆迁协议第一天,练庄村不少村民签订了协议,刘妙婵家也在其中。刘妙婵承认自己家签了协议,也拿了开发商给予的补偿款。“但我们后来发现,协议上签署的法人代表是我们的村委主任,而且签的名字和他真名不同。”村委主任名叫邓书森,但协议上签名却为邓三森,因此,刘妙婵认为协议没有法律效力,“拆迁不合法”。这成了刘妙婵拒绝搬迁的原因。附近的公路施工人员则认为,这户人家主要是对拆迁赔偿不满意。现在,在这个可追溯到公元675年、武则天曾路过的村子,有49户村民没有搬走,散落地住在远处废墟中,不过只有刘妙婵家的房子正好位于新修的道路中央。平静生活下的不平静刘妙婵一家的生活仿佛丝毫不受道路施工的影响,其实,刘妙婵称,一家8口人每天胆战心惊。据她描述,自家大门的锁眼半夜被不明物体堵住过,外出回家后曾发现窗户玻璃被砸,有妇女早上在门前破口大骂,内容不堪入耳……不过,“自从去年习近平第二次去兰考之后,这些现象再也没发生过”,他们家的生活才平静起来。平静是相对的,刘妙婵是家园守卫者,除了清晨去接水的那段时间,每天都寸步不离开房子。在刘妙婵家的一楼,摆放着11个50升的塑料桶,还新买了1个能盛800升水的桶。刘妙婵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出家里那辆破旧的机动三轮车,带上这些水桶到离她家1公里外的地方接水。练庄村已经停水很久。曾经1100多户村民的村子只剩下了四个变压器。刘妙婵说,每晚村民们会轮流“值夜班”,守着变压器,生怕一夜不看就被人破坏了。刘妙婵家有十几个房间,8口人平时住在一楼三个没有窗户的房间。二楼和三楼的房间几乎全空,窗户玻璃烂着,家具有的卖了,有的都搬到了一楼。这是他们对可能发生的心惊胆战事件的应对办法之一。拆迁“合不合法”之争在采访刘妙婵的过程中,20多名村民陆续赶来,诉说拆迁如何“不合法”。“没有正规手续、没有召开村民大会、签署的协议上法人代表的签名与真名不同、答应的安置房至今未建好……”他们一说起来这些,嗓门就不自觉地提高,近乎于咆哮。练庄村现任村主任李丙义说,“当时近93%的村民同意拆迁” ,拆迁前村里组织村党支部会议、村民代表大会听取村民意见,还对每家都做了调查。洛龙区关林街道办副主任郭强表示,村民们说的没有正规手续,是因为洛龙区政府曾在答复中写错了文件号,导致村民无法查到文件手续,确属工作中的失误。对于村民所说的“锁眼被堵”、“玻璃被砸”等,郭强表示自己不知情,并称,村民在发生此类事件后应该选择报警。“至于断水和挖路,那是当时拆迁已经开始,根据拆迁进程,逐步进行的。”在练庄村东南角,两栋三十多层的楼房是村民口中至今未建好的安置房。郭强称,安置房的一期工程有望今年10月份完工,到时部分村民完全可以入住。赔偿距离预期有多远在刘妙婵签署的拆迁协议上写着:“约定房屋1~2层楼的270平方米,将按照1∶1置换安置房;3层面积按照每平方米500元标准,现金赔偿80860元,同时发放过渡费、搬家费等3万余元……”270平方米的安置房加上约11万元的现金,并不能打动刘妙婵的心。“我家有8口人,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加上老伴儿,置换的房子根本住不下。”刘妙婵又一次强调家庭成员构成,并说,如果搬走,到时住房会非常紧张。至于赔偿多少合适,刘妙婵并没有说出一个具体数字和内心的期望。她的态度听起来很坚决,“不给个说法,我不会搬走”。郭强表示,一些村民提出的诉求太高,按照练庄村的整体拆迁补偿安置政策,无法达到。接下来,政府只能继续做留守村民的拆迁工作,劝其搬离。

天蝎座
国际
亲子乐园